海潤光伏退市記:占盡天時地利卻敗在“人和”

2019年06月05日 9:0 1415次瀏覽 來源:   分類: 光伏

導讀:   昨日,退市海潤(600401,SH)股價繼續跌停,報收于0.41元/股。處于退市整理期的海潤光伏離告別A股已經不遠了。

昨日,退市海潤(600401,SH)股價繼續跌停,報收于0.41元/股。處于退市整理期的海潤光伏離告別A股已經不遠了。

會計師事務所對2016年至2018年連續3個會計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上交所決定終止海潤光伏股票上市,公司股票于5月27日進入退市整理期。

回顧海潤光伏上市這7年,從上半場乘政策東風,到下半場資本進駐,最終卻是不得不從A股離場,留下一地雞毛,海潤光伏如何一步一步落到今日的田地?

6月3日,海潤光伏總部所在的江蘇省江陰市政府有關人員在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應海潤光伏股票被終止上市時稱,此前已經成立專項風險處置領導小組,協助海潤光伏積極化解有關風險,保護相關主體的合法權益。

乘政策東風廣“撒”項目

5月30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江蘇省江陰市徐霞客鎮璜塘工業園區的環鎮北路,與對面正在裝修的熱鬧景象相比,僅一路之隔的海潤光伏工廠內少有人走動,顯得有些荒涼。

海潤光伏也曾輝煌過。

據公司官網介紹,海潤光伏成立于2004年,注冊資本為47.2億元,曾在國內有五大生產基地,是中國最大的晶硅太陽能電池生產企業之一。2011年,海潤光伏在多個國家和地區投資開發光伏電站項目業務。

2012年2月17日,經過近1年的資產重組,海潤光伏通過借殼江蘇申龍高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申龍)在上交所上市。只過了7天,國家相關部門就出臺了《太陽能光伏產業“十二五”發展規劃》,明確骨干光伏企業的發展將得到支持。

自此,海潤光伏不僅站在A股這個大舞臺上,還趕上了政策東風。2009年到2014年,盡管財報中營業收入和凈利潤表現不佳,但總資產從江蘇申龍時的12.61億元猛增至155.7億元。

或許上市之路太過順利,海潤光伏開始試圖通過大規模項目建設來更快地發展。

2015年5月,海潤光伏與聯合光伏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光伏)簽署《關于海潤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屬93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投資合作框架協議》,交易總價暫估約8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協議中,海潤光伏要于2015年12月10日前在甘肅、河北、新疆等17個省份建成裝機容量合計930兆瓦的光伏電站,并且能夠并網發電。

協議還約定,2015年6月20日前,聯合光伏會向海潤光伏支付10億元項目收購預付款,并且在光伏電站項目建設完成及并網發電前,海潤光伏只能拿到46.82%的收購對價,剩下35%的收購款要經過聯合光伏驗收確認才能支付。

另外,聯合光伏要求海潤光伏在6個月內未經同意,不得向第三方轉讓合作標的公司股權或光伏電站建設項目,否則,海潤光伏要向聯合光伏支付項目收購預付款3倍的違約金。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盡管條件苛刻,但海潤光伏依舊簽下了合同,并稱如電站項目轉讓能夠順利完成,將對公司資金回籠及利潤增長產生積極影響,公司的戰略重心也將向下游光伏電站業務發展。

但事實是后續發展并不如意。海潤光伏相關負責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憶稱,從2015年9月份開始,光伏行業就處于建設的高峰期,但聯合光伏直到合同截止日期,合計只支付了5億港元,在沒有后續資金注入的情況下,48個項目要同時展開,就只能“撒胡椒面”,足足耽誤了半年多時間。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海潤光伏為何最后會落到A股退市的境地?有人說是因為攤子鋪得太大,有人說是因為原董事長的“胡作非為”,也有人說是因為有對手惡意競爭。

不過,從海潤光伏經營狀況來看,其退市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2015年1月12日,海潤光伏公告稱,信息披露義務人及其一致行動人包括江蘇紫金電子集團有限公司、楊懷進、吳艇艇在6個月內累計減持股份占海潤光伏總股本的5%,合計套現約5.19億元。

另外,這三方還稱“基于海潤光伏未來發展需要并結合海潤光伏2014年實際經營狀況,為了積極回報股東,與所有股東分享公司未來發展的經營成果”,提議海潤光伏2014年度利潤分配及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預案為:以資本公積金向全體股東每10股轉增20股。

不過,隨后的2014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顯示,海潤光伏預計2014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8億元左右。

這一行為被上交所處罰,上交所還對海潤光伏當時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楊懷進、股東江陰市九潤管業有限公司、江蘇紫金電子集團有限公司及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

對此,海潤光伏上述負責人表示,大股東減持套現、高送轉一事,對上市公司的名譽有巨大影響,“很傷元氣”,并且小股東無力阻止又無法索賠。

更為被動的是,后續投資人進入帶來“折騰”。

2015年4月,由于2013年度、2014年度經審計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均為負值,海潤光伏股票被上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對此,海潤光伏稱將開始引入戰略投資者。

2016年1月,華君控股實控人、華君系孟廣寶旗下的華君電力進入海潤光伏。彼時,公告顯示,華君電力將取得海潤光伏10.82%的股份。這一引入方案最后在2017年初終止。

據海潤光伏上述負責人回憶,在孟廣寶進入海潤光伏后,公司一直是抱著“投我以桃,報之以李”的感恩態度,歡迎孟廣寶的華君系進入,甚至除了3位獨立董事,5個董事會席位中有4個都讓給了孟廣寶的華君系。

不過,在孟廣寶進入海潤光伏后的2016年,海潤光伏發布了多份與“主業”無關的公告,包括擬收購源源水務(中國)有限公司股權、與環能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簽訂全面戰略合作協議、擬收購營口正源實業有限公司100%股權等。

據悉,上述公司的業務遍及投資控股、供水設施維修、百貨經銷等。2015年財報顯示,海潤光伏主營業務光伏行業的收入占比為100%,而到了2016年,光伏行業收入占比只有85.91%,其他(補充)的收入占比為14.09%。

另外,《2016年度內部控制評價報告》顯示,由于存在財務報告內部控制重大缺陷,董事會認為,公司未能按照企業內部控制規范體系和相關規定的要求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有效的財務報告內部控制。

對于新晉投資人的“不務正業”,以及2016年內控失效的結果,海潤光伏前述負責人表示,這是他們“不能忍受”的。在2017年7月12日第六屆董事會第五十次(臨時)會議上,孟廣寶最終被解除董事長、總裁和董事職務。

巨額負債與長年虧損

海潤光伏背負著巨額債務。2019年一季報顯示,海潤光伏負債已經高達95.28億元,凈資產為負28.35億元。

在3月21日的公告中,海潤光伏解釋為“擔保資源匱乏、制造端全面停產、現金流進一步惡化、部分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受限電等政策影響、各光伏電站的電費收入小于預期”等。

截至3月21日,海潤光伏累計逾期貸款達36億元,逾期貸款的罰息或滯納金高達4.7億元。另外,經法院判決到期應付未付供應商貨款及股轉款本金合計有10億元,逾期貨款、股轉款的滯納金也有約7000萬元。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4月29日,江陰市人民法院裁定,海潤光伏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案號為(2019)蘇0281執3249號)。而從2017年12月25日開始,海潤光伏就多次被納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成為“老賴”。

海潤光伏負責人表示,2014年底,由于光伏行業政策變動,導致投入資金過大,產業鏈下游電站項目的建設款項不能直接計入收益,從而產生虧損,最終引發2018年資金鏈斷裂。

中山大學太陽能研究院院長沈輝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光伏行業受政策導向影響較大,較為被動,從而出現企業盲目投資,政策收緊后就無法生存,造成巨大浪費等問題。

一方面是債臺高筑,另一方面則是自身盈利能力不佳。

海潤光伏公告顯示,由于會計師事務所對2016年至2018年連續3個會計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并且2018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負37.37億元,上交所決定終止海潤光伏股票上市。

而實際上,盡管財報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8年,海潤光伏累計獲得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近7億元,但公司上市7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均為負,經營累計虧損約76.5億元。

據悉,2015年底,海潤光伏為了渡過持續虧損危機,陸續轉讓了海內外多家子公司,合計轉讓價格約2.08億元;到了2018年底,又有7家子公司被轉讓,合計轉讓價格約15.48億元。然而,對外轉讓資產并未能挽救海潤光伏。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12月26日,海潤光伏及旗下公司累計涉及訴訟(仲裁)事項共5起,累計涉案金額約3.81億元。

此外,海潤光伏旗下子公司被告上法院并移送破產清算申請。其中,江陰海潤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陰海潤)和合肥海潤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肥海潤)是海潤光伏旗下核心子公司,注冊資本分別為9億元、10億元。合肥海潤基地原擁有700MW的太陽能電池和200MW的太陽能組件產能。

對此,沈輝表示,光伏行業是投資比較大的行業,尤其是生產電池這一塊的。而上述公司的主營業務均為生產銷售高效電池。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自從2018年資金鏈斷裂后,海潤光伏幾乎全部遣散了一線制造工人,總部廠房均已關閉停產,在行政樓1樓的大辦公間里,記者看到在崗的職工不足20人。

敗在“人和”

在海潤光伏前述負責人看來,在退市前,海潤未嘗不曾掙扎努力,可海潤的失敗不代表整個光伏行業不行了。“天時地利人和,海潤敗在了‘人和’上,也是一直沒有和好的大股東有緣分遇上。”該負責人說。

沈輝也表示,海潤曾參與了國內多個光伏項目,其發展初衷和技術路線沒有問題,關鍵是出在了它的經營方面。“它的退市太可惜了。”沈輝說。

根據5月10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出具的《關于對海潤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有關責任人予以公開譴責的決定》(〔2019〕26號)(以下簡稱處分書)顯示,海潤光伏在信息披露方面,有關責任人在職責履行方面存在違規行為。

處分書對海潤光伏及時任董事長李延人,時任副總裁兼財務總監阮君等20人予以公開譴責。海潤光伏有關負責人透露,被列入處分書的人實際為3批,包括此前入主的華君系一批董監高、華君系被逐出后新選的一批董監高,以及當前的一批董監高。

對于海潤光伏的未來,該負責人稱,現在只能默默做好退市工作,不排除未來會進入“破產清算”。當然在進入三板后,他們也期待有投資者入駐。

“我們還是希望有看好光伏產業的產業投資人進來,而不是3年到期就套現走人的財務投資人,因為財務投資人真的傷害我們太深。”該負責人如是感嘆道。

責任編輯:周大偉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請登錄中國有色網:www.tonggusi.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國有色網聲明: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
凡注明文章來源為“中國有色金屬報”或 “中國有色網”的文章,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
如需轉載,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 郵件:mqk@cnmn.com.cn 或 電話:010-63971479)聯系,簽署授權協議,取得轉載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構成投資建議,僅供讀者參考。
若據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讀者自負,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

开心8手机投注网站 嘉兴市| 青田县| 射阳县| 徐汇区| 寿阳县| 丹凤县| 顺昌县| 巴彦淖尔市| 台北市| 双辽市| 新营市| 福州市| 璧山县| 平安县| 互助| 汉源县| 海门市| 巨野县| 清苑县| 武邑县| 松阳县| 盘山县| 兴安盟| 呼图壁县| 缙云县| 庄浪县| 陆河县| 易门县| 丹东市| 通城县| 昌乐县| 宜兴市| 汉中市| 萝北县| 阿鲁科尔沁旗| 景德镇市| 奎屯市| 得荣县| 临颍县| 铜梁县| 大同县| 江北区| 万荣县| 即墨市| 建昌县| 榆中县| 淄博市| 乌兰浩特市| 茂名市| 浏阳市| 南木林县| 宣恩县| 青田县| 监利县| 玛沁县| 余江县| 奉节县| 全州县| 南乐县| 柳河县| 凌源市| 博兴县| 灵台县| 东乡县| 远安县| 利津县| 天等县| 聊城市| 涞水县| 错那县| 大邑县| 乐清市| 新干县| 陆河县| 吐鲁番市| 济宁市| 内江市| 塔河县| 凤山市| 胶州市| 醴陵市| 阿图什市| 容城县| 铜鼓县| 白银市| 关岭| 吉水县| 宣恩县| 枞阳县| 灵石县| 汝州市| 盈江县| 岑巩县| 台东市| 淮南市| 陇川县| 灵璧县| 黄骅市| 芜湖县| 邛崃市| 崇义县| 乌苏市| 中牟县| 葵青区| 连平县| 大足县| 泰来县| 旌德县| 丽水市| 开阳县| 象山县| 合山市| 镇宁| 惠来县| 威远县| 上虞市| 宜阳县| 潍坊市| 民县| 卢湾区| 荥经县| 茂名市| 民乐县| 哈密市| 高雄县| 澄迈县| 湟中县| 贡觉县| 成武县| 余干县| 松溪县| 上犹县| 宜兰县| 天气| 浪卡子县| 潞西市| 平度市|